a片免费免播放器在线观看

..co,最快更新一胎双宝:总裁大人,请温柔最新章节!

“现在朔风跟青雨都被我召回来,他们在审问着假阮白,让她把知道的都吐出来。”慕少凌又说道。

宋北玺点了点头,想到他身边的女人一直是假的,然后真的阮白现在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时候,他说道:“既然知道恐怖岛还存在,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,当初我们联合俄政府把对方一举歼灭,这个仇他们肯定是记着的,我现在就开始安排,看能不能找出他们的据点,绝对不能让他们占据了上风。”

慕少凌点了点头,当初恐怖岛的事情,宋家也有份参与,若是那个背后的人要追究责任,宋家也会被牵连,所以他们一定要团结在一起,把这件事解决掉,“我这边也会做安排,但是这件事,先不要说出去。”

“放心吧,我知道怎么做。”宋北玺点头,无论如何,他们都不能打草惊蛇。

……

中午午休的时候。

李妮走出办公室,恰巧碰见周小素。

“李妮,也下楼吃饭吗?一起吧?”周小素看着她笑眯眯地说道。

李妮摇了摇头,“我还有点事,不能跟一起吃饭。”

“不打算吃饭吗?看现在瘦成什么样了,不吃饭不行的。”周小素闻言,以为她是不想吃饭,于是想着强制拉着她下楼去吃饭。

李妮见她如此关心自己,心里一暖,立刻解释道:“不是的,小素误会了,我今天有个约会,所以不能跟一起吃。”

森林系美女的青春来袭

周小素闻言,点了点头,做了个明白的手势,“原来是这样,那没事了,我也是个明白人,不会打扰二人世界的,今天要吃饱点,女人啊,要长点肉才好看。”

“是是是,不用担心,我不会亏待自己的。”李妮笑着说道,然后走进电梯,与周小素一同下了楼。

在公司楼下的时候,她们才分开,李妮走进茶餐厅。

一般的茶餐厅不会设立包间,但是这个茶餐厅为了给这些白领私密的空间,给他们设立了独立的包间。

而宋母,欧雅茹,则是订了其中一个包间。

服务生把李妮带了进去,然后关上门。

看着眼前高贵优雅的女人,李妮不禁地把呼吸放轻,她早就见过欧雅茹,也清楚明白对方是什么人,她走到她对面的位置坐下,然后谨慎地唤了一句,“宋夫人,您今天找我来,有什么事吗?”

欧雅茹把瓷杯放下,眼神冷漠地看着她,想到她的身份,目光中还带着一丝不屑。

她们这些上流社会的太太,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身份,李妮明白,但是她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,毕竟是宋北玺强硬地要她留在他的身边。

所以她很能坦然地接受着欧雅茹的目光。

“还是老话题,但也不是部都是老话题,我要给北玺安排相亲,对方是A市章家的千金,刚出国留学回来,有样子有学识,家底清白,身份也衬得上我们家北玺,觉得这样的安排,他会满意吗?”欧雅茹说道。

李妮摇头道:“我不是宋北玺,我不清楚。”

“不管清不清楚,我们大家心里都清楚,配不上北玺,在他身边待了那么久要什么我也清楚,这张支票收下,接下来的知道怎么做了吧?”欧雅茹说着,从包包里拿出一张支票。

李妮看了一眼支票上面的数字,心里暗暗一苦,果然是财大气粗的宋家,打发她的钱支票数额也是不菲的。

“我的确配不上宋北玺,但是这张支票我也不能要。”她不为所动,把支票推回去。

这不是欧雅茹第一次给自己递支票了,每次她都没有收。

这次,也不例外。

欧雅茹见她依旧不肯收,脸色一变,“是什么意思?以为不收支票就能待在北玺身边一辈子了吗?我告诉别做梦了,男人贪图的不过是新鲜感,等多过几年,的青春没有了,还能在他身边吗?”

“我没想过在他身边。”李妮的目光里有着坦然,一天内,接受了两个人的羞辱,她觉得糟糕透了。

“那想什么?想当宋家的大少奶奶?我告诉别做梦,别说北玺没有这个念头,就算又,我跟他爸爸也不会同意的。”欧雅茹说道。

“宋夫人,从第一次见面我就跟说了,我不会图们家一分钱,如果想让我离开宋北玺,我也无能为力,能做的,就是让宋北玺离开我,说的章家大小姐我也见过,的确是个优秀的女人,配得上宋北玺,所以请尽快地安排好这门亲事,让宋北玺离开我。”李妮一脸认真的说道。

从头彻尾,不是她离不开宋北玺,而是他不肯放过自己。

所以钱的问题根本不存在,她也没有希望能得到宋家的什么,更没想过要陪在宋北玺身边一辈子。

她也想离开……

欧雅茹听着她的话,脸色变得更加

阴沉。

李妮每一句话都说着对宋北玺的不稀罕,但是她听入耳中,就变了个味道。

变成了她在炫耀着宋北玺离不开自己,炫耀着他们作为父母无力管教宋北玺……

这让欧雅茹十分气愤,她端起奶茶杯往李妮的脸上一泼,“我给了这么多次机会,都不懂珍惜,那好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
李妮看见她的动作,下意识地用手一挡,“哐当”一声,奶茶杯碰撞到她的手上,然后摔倒了地上。

奶茶是刚点的,欧雅茹才喝了两口,温度还滚烫着。

李妮感觉到手臂一阵的刺痛,肯定是被烫伤了……

“既然这般的不知好歹,那好,支票我收回去,也等着被北玺赶出别墅吧!”欧雅茹拿起支票,撕得粉碎,然后趾高气扬地离开。

开门关门的声音传入耳中,李妮苦笑一声,垂眸看着自己被烫红的手背。

一天之内,她被亲哥哥羞辱,也被宋北玺的母亲辱骂。

她不禁怀疑起来,她的前世,是不是作孽太多,得罪了他们,所以这辈子才会被如此对待?如此的造孽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