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视频在线播放app下载

江天似乎已经察觉出什么来了,厉声说道:“拦住老爷子——他是真的老糊涂了!”

江良跟他想到了一处去,奔着这里就冲了过来。

可江老爷子另一只手一翻,江良整个人被震出去了老远,重重的就落在了江家人里,冲倒了一大片。

“老爷子!”许多江家人反应过来,大声说道:“您这是干什么——你守了江家一辈子,怎么能让这个灾星继续害咱们?”

“您眼睁睁看着咱们江家被他害垮?”

江老爷子一笑,嘶哑的说道:“我是守了一辈子江家——可怎么守,我自己说了算。”

这一声,哪怕嘶哑,也威严凛冽,那些江家人全被震慑住了。

还不等他们说什么,江老爷子低声说道:“孩子,攥住了我的手——越紧越好。”

江老爷子对我来说,天生就有一种亲近感——不由自主,就照着他说的做了,一丝怀疑和戒备,似乎都不用有。

那只手,瘦的只剩下皮包骨。

但是,很温暖,而且,让人心里,出奇的踏实。

齐雁和叹了口气。

雾里看花寻诱惑

这一瞬,江老爷子反手握紧了我的手,我忽然就觉出,一股子力量,猛然就从手心,奔着四肢百骸灌了过去。

本来,身体的妖气,像是给冻住了,可这个力量,简直跟温水和阳光一样,能把一切冰冷凝固,全部冲散!

被齐雁和楔入了什么东西的锁骨下,猛然松动了起来。

江老爷子那股力量,就是奔着那个位置冲过去的。

我低下头,看见一块黑色的钉形金属,被直接冲了出来。

像是一个暖壶,被冲下了塞子!

身体非常充盈,但是跟刚才那股子妖气不一样。

这是一种安定祥和的感觉——力量却极大。

江老爷子呵呵笑了,声音嘶哑而恣意:“去吧,以后——地上的,没有拦得住你的。”

齐雁和长长出了口气,抬起了手。

他手里出现了一道狭长的白光。

像是一道霹雳。

那是——我脑子里,出现了零星的记忆——霆霓杖。

又是这种明明自己没见过,脑海之中却存在的记忆——是九尾狐尾巴上带的?

这个东西,跟那些吞天丝线完全不同,只有屠神使者之中地位高的,才能拥有。

九尾狐——是不是也吃过这东西的亏?

这东西不能击中额头,否则的话,灰飞烟灭……

刚想到了这里,齐雁和翻过了手腕,平时一直眯着的笑眼,终于睁开了,目光如电。

霆霓杖上发出一阵十分细微的声音。

“滋……”

那是,雷电将至的声音。

对着我的额头,就劈了过来。

这一下,比刚才更快,可我的眼睛,也比刚才看的更清楚。

身份偏转,把那道狭长的锋芒让了过去,一声巨响,我身后炸起来了一道霹雳。

“啪”的一声,半面墙出现了一个大洞,砖石瓦砾,溅的到处都是,而那附近的人,反应快的躲过去了,反应不快的,都没站起来。

齐雁和转眼看着我,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表情。

但是他下一秒,手腕翻转,再一次,对着我的额头炸了下来。

可我已经做好准备了。

那种巨大而温暖的力量涌上来,斩须刀划过了一个极其锐利的弧线,对着他的手腕就格了过去。

那一下霹雳被直接打偏,贴着我的耳朵就炸了过去。

“轰”。

“这不是应该在人间用的东西……”

忽然有人说道:“那是屠神使者的东西……”

“李北斗,到了这种程度?”

“不是人——他们,都不像是人……”

齐雁和吸了口气,以极快的速度把霆霓杖调转过来,继续迎着我的头劈,我翻身让过去,但这一下极快,根本来不及,“嗤”的一声,那道霹雳,几乎是贴着胸口掠过去的。

“滋”的一声,身上一片灼热。

齐雁和扬起了声音:“你不会每次运气都这么好……”

话音未落,霆霓杖翻转,精准的落在了我额头上。

这一下,是躲不过去的。

他眯起眼睛,还要叹气,一副给我送终的样子,可这一瞬间,“叮”的一声。

他的眼睛瞬间睁开——满是不可思议。

斩须刀,硬生生挡住了霆霓杖。

他难得睁开的眼睛骤然一凝,我却抓住了这个机会,一脚,对着他胸口就踹了过去。

这一下,他身体猛然一个踉跄,还要抬手,却发现,自己握着霆霓杖的手腕,已经被我死死捏住。

他又叹了口气,因为他终于注意到,他已经挣脱不开了。

斩须刀对着他就斜劈了下去。

“当”的一下,霆霓杖倏然落在了地上。

变成了一个焦黑的棍子——像是烧过的巨型火柴梗。

而他的身体,被那种强大的气,炸出去了老远,重重撞到了墙上。

“咔”的一声,墙面一震,上面就是一道大裂。

江天他们全怔住了,齐雁和反应极快,还想站起来,可我比他更快。

斩须刀上的气一炸,齐雁和的身体,跟墙上的碎屑,冲出了这间起居室,一路撞出去了老远。

齐雁和的身体在地上,滚了好几圈。

出了稀稀拉拉的,砖石瓦砾坠落的声音,这地方,一片安静。

我抬起头,看向了那些呆若木鸡的人。

“还有谁?”

这一声虽然不大,但是在一片寂静之中,石破天惊。

那些先生们,哪怕都是老牌,出类拔萃的,可有一些,甚至直接坐在了地上。

江良立刻看向了齐雁和带来的人:“几位——都到了这个时候了,你们还不跟我们一起合力?咱们人多,倾尽全力,未必没有胜算——不然,放任李北斗这样,会更加难以收拾!再说了,齐先生都那样了,你们坐视不管?”

那些人低声商量了一下,可还没出结果呢,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。

“等一下!”

他们看向了声音响起的位置。

齐雁和在砖石瓦砾里,缓缓站了起来,身形一晃,拍了拍身上的土。

我也有些意外——这样,也不死?

江天江良,瞬间都有些惊喜:“齐家天师没事儿……”

而齐雁和厉声说道:“是我的人——现在就走!”

那些他带来的人一愣,瞬间就往后退了开来。

江天注意到了,脸色一变,江良就更不用说了,厉声说道:“齐天师——这跟之前说的不一样!”

“你们干的,也跟之前说的不一样。”齐雁和抬手擦下了后脑被我撞出的伤,斜着嘴角笑了:“江夫人,我早劝过,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,可你们不听。”

接着他补上了一句:“现在——怕是来不及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