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2d9富二代app二维码

最新网址:.

终于见到L市的大领导。

这一位大领导的年纪比X市大领导的年纪要小一点,整个人看起来干瘦干瘦的,给人的感觉就像一柄利剑。

开口相互寒暄几句后,很快转入正题。

聊了没几句,陈牧开始渐渐对这位大领导的性格有了一点把握。

总的来说,这位大领导的气量要比X市大领导的要小一点,不过做事却更加较真,而且非常细致,从他问问题就可以看出来。

“小陈,你说的前期投入要十几万,究竟是十几万?有没有准确一点的数字?你们公司能不能出一个详细一点的计划书,我想看看,这样才可以拿到会议上去讨论、研究。”

“你们的树苗和别家的有什么不一样?具体一点说说行不行?嗯,五毛是不是太贵了?如果这个模式推广开来,还有没有下压的空间?”

“我听秦刚说,你们公司的树苗在疆齐省卖得很好,可以考虑也卖到我们这里来嘛,先不谈你搞的这个新模式,我们这儿的林场很多,他们每年也需要大量的优质树苗……”

……

这位大领导的问题,常常问得陈牧要认真的想清楚才能回答,有时候甚至被他问到哑口无言,只能说暂时没办法回答,要回头查一下才能知道。

这样的性格,对处理公务上显然是好的,不过当他的下属可就不怎么愉快了,整天被他这么高压统治,神经绷得紧紧的,很容易就出问题。

爱笑穿着白衬衫的美女秋初写真

这一点,从他家儿子的反叛程度就可以看出,这都是高压出来的结果。

所以,在人事方面,这位大领导肯定不如X市大领导处理得好。

当然,这世上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十十美,人也一样。

陈牧一边谨慎的和这位大领导聊着,一边摸索他的心理状态,渐渐的他就发现这位大领导对他的“较真儿”,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那就是他们牧雅林业是疆齐省的企业。

对于这位大领导来说,牧雅林业是一个外来企业,陈牧搞的这个新模式虽然能帮助到L市,可是如果给予太多的扶持,牧雅林业赚到钱后上缴税收,可不是上缴给他们的,所以他有心要把这个“度”把握得非常精准。

换句话也就是说,他既要牧雅林业这匹马儿跑,又要这匹马儿不吃太多草。

尼玛,这算不算地方保护主义?

弄明白这一层后,陈牧心里的p立即倾巢而出,直奔对面那人。

耐着性子和对方聊了一圈,不管这位领导准备怎么把握这个“度”,陈牧也索性明刀明枪的来了,直接把自己的两个要求说了一遍,看对方怎么办。

反正这两个要求满足了,事情就能谈下去,否则陈牧也不准备隔省来费这些事儿了。

这位大领导听完陈牧的要求后,没有第一时间表态,说是要回头研究一下,明天再给陈牧答案。

同时,他也要求陈牧尽快做一份计划书出来,给出比较详尽的数据。

陈牧嘴上应了,可心里却没准备做。

事情必须有了大框架,才能继续往深了谈。

现在大框架都没谈出来,就说做什么计划书,怎么可能?

所以,还得看这位大领导最终“研究”的结果怎么样。

反正陈牧无所谓,随便这位大领导怎么考虑,成不成他都没损失。

这两天他已经想通了,在阿古达木身上做的这个实验,显然证明了这种模式是可行的。

如果在这里不能推广开来,那他回头可以在疆齐省找找,或许也能找到同样环境恶劣的地方。

所以,这事儿不一定要在北棹口这里弄的,他的选择其实很多。

只不过北棹口这里有阿古达木这么一个成功“案例”,对其他人有说服力,他会优先考虑这里而已。

离开四维办公楼,陈牧跟着秦刚又去了一家当地有名的饭馆吃饭。

陈牧看得出来,秦刚为了拉近和自己的关系,算是费心费力了,所以本着买卖不成仁义在的原则,他会交下秦刚这个朋友。

两个人进了饭馆坐下,刚吃起来,秦刚的电话就响了。

他走到一旁聊了几句,很快又回来了,脸色不太好看。

陈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也不好多问,只能给秦刚夹了两筷子菜,招呼他吃。

秦刚是经常在各种场合应酬各种人事的人,脸上的不快也只是维持了很短的一会儿,很快就恢复了原样。

两人正吃着,那天晚上见到过的领导儿子突然出现在他们桌前,也不客气,一屁股就坐了下来。

秦刚怔了一怔,愕然问:“青宇?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”

方青宇嘿嘿一笑,指了指外头:“我打电话问了司机老关的,他告诉我你们在这里吃饭。”

秦刚眉头一皱,有点想骂人的意思,不过却硬忍住了,对领导儿子说:“青宇,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你想要去柏子山休养中心,就找你爸去,我没办法帮你安排,你找我也没用。”

这个叫做方青宇的小子看起来浑得很,笑着说:“秦刚,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有什么没办法安排的,你打个电话过去柏子山休养中心就行,以后要是我爸知道了,我自己会担下来,绝对不让你难做。”

秦刚摇摇头:“你现在就让我很难做了……嗯,你要是真的不怕你爸知道,那现在就自己去和他说,只要他点头,这个电话我立即打,怎么样?”

方青宇脸色一沉:“秦刚,这就是没得商量咯?”

秦刚还是摇头,不说话。

方青宇说:“秦刚,我的这些朋友都是从京城来,每一个家里的来头都不简单,这点小事你都不帮我安排一下,我会在他们那儿丢大脸的,这可不是小事儿,你真的不帮我这个忙?”

秦刚看也不看那小子了,夹了一口菜塞进嘴里:“帮不了。”

方青宇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,似乎有一种准备要犯浑发飙的意思。

不过这毕竟是在饭馆里,他忍了一会儿,目光突然转到了陈牧的身上,问道:“你小子是他什么人?”

陈牧一直躲在一旁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,可没想到那小子居然会和他说话,怔了一怔后说道:“我是他的朋友。”

“朋友?”

方青宇打量了陈牧一眼,又看了看秦刚:“你们俩的年纪差这么大,是朋友?”

秦刚皱了皱眉:“方青宇,你想干什么?赶紧走,别在这里捣乱。”

方青宇看见秦刚的样子,眼珠子转动:“这么说,他不是你的朋友这么简单咯,嘿,要让你一个四维办公室的副主任亲自来招待,来头应该不简单吧?”

微微一顿,他转头又看向陈牧:“你是不是来四维谈什么事情的?”

陈牧觉得这小子其实机敏的,不过这份机敏没有用在正途上,想了想,他点头:“是,我是来谈事情的。”

方青宇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,很高兴的转头去看秦刚:“秦刚,我劝你赶紧给我打电话,把事情安排好,不然……哼哼……”

秦刚怒道:“不然怎么样?”

方青宇嘿笑道:“不然你信不信我让这小子走不出这家饭馆?哼,到时候可别怪我坏了你们的事?”

秦刚气得脖子都青了,还没开口说话,倒是坐在一旁的陈牧用带着点调侃意味的语气说:“那你坏一个试试?”

最新网址:.